回家
  来源:本站原创   2018-06-27

(该文在2017年山东省“读敬老书、做敬老事、写敬老文”主题征文活动中,莱阳支社社员于晟培的《回家》一文荣获一等奖。)



“妈,你是不是收拾我的桌子了?”张晓新一边翻箱倒柜,一边大声地质问母亲。

此刻是清早,母亲刚刚起床,睡眼朦胧地看着张晓新,似乎在仔细地品味着他的这个问题,半响,才恍然大悟道:“我看你桌子挺乱,整天忙也没工夫收拾,就给你归拢了一下。”母亲小心翼翼地说着,像做了错事的孩子。

“有个黑色的笔记本你放哪里了?本来就在桌子上,这么大。”张晓新一边说一边比量着。

母亲在脑中努力地搜寻着关于“笔记本”的记忆,可终究以失败告终。

“跟你说了,我的东西不要乱动!”张晓新开始斥责母亲,“你记性不好,照顾好自己行了,别帮倒忙!”

母亲不知所措地站在墙角,默默地听着。

“你站在这里干什么?饭都给你做好了,你快吃饭去吧!”张晓新将母亲撵到了厨房,自己继续找笔记本。

终于到了快迟到的时间,张晓新放弃寻找,开始穿衣服准备出门。

此时,母亲也穿好了衣服。

张晓新纳闷地问:“你要干什么去?”

“我看垃圾桶满了,下去倒垃圾。”母亲提着垃圾袋说道。

“现在外面那么冷,你出去冻着感冒了怎么办?!你就老实在家待着就行了!”张晓新从母亲手中抢过垃圾袋,摔门而去。

由于晚上加班,张晓新到家时,天已经黑了。他推开门,看到黑漆漆的家,顿时,心里咯噔了一下。他踢掉鞋,一边喊着“妈”,一边逐个房间地寻找,可就像早上的笔记本一样,并没有声音回应他,只有给母亲买的手机静静地躺在床头柜上。

确定家里没有人后,他赶紧下楼去了小区的物业中心。从调取的监控录像上看到,早上他刚走不久,母亲也跟着下了楼,并径直出了大门,消失在监控的边缘。母亲平时不爱串门,也不愿出去活动,这是去了哪里了呢?

他赶紧给公安的朋友打了个电话,并报了警。然后,自己循着母亲的脚步,沿路寻找。

出了大门,是通往他小学母校的路,他曾无数遍走过这条路,但自从上班后,每天都是开车进出,已经很久没有步行来这里了。

每遇到一个人,一个营业的店面,张晓新便走过去,给他们看手机上母亲的照片,询问是否知晓母亲的去向,这样一路找到了小河边。

小学时,他经常放学后在这儿逗留玩耍。有一次,他不小心掉到了河里,所幸岸边水不深,没生命危险。只是三九天的寒冷冻得他直打哆嗦,他害怕挨训,不敢回家,就在旁边一家小卖铺里烤炉子,一直等到裤子干了,才往家走。

那时的天跟现在一样黑,一样的冷。

小小的张晓新刚走到河边,就远远地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一边焦急地走着,一边呼喊着他的名字。

张晓新忐忑地跑过去,小声说道:“妈……”

黑影听见后,两步并作三步地跑过来,二话没说先朝他的屁股打了两巴掌,然后一顿数落。张晓新一直低着头,默默地承受着。但在他偶尔抬头的一瞥中,他分明看到了母亲满头大汗、蓬头垢面如疯子一般的面容上两行滚落的泪珠。

“时间都去哪儿了……”手机铃声响起,想必公安那边有线索了,张晓新赶紧接起电话,结果是正在外地出差的妻子。

妻子说:“我遇到一个精神科医生,跟他说了妈的情况,他说有可能是老年痴呆的前兆,让留意点儿,别走丢了。还有注意情绪变化,这种病经常伴发焦虑、抑郁情绪,我看妈确实经常闷闷不乐的,她本身上年纪就脑筋不够用的,她愿意干什么就干点什么,你少说她两句。别说重了,她想不开做出傻事。医生也说让小心一点儿,严重的话可以吃点调节情绪的药。”

老年痴呆?母亲走丢了?!

一阵寒风吹过,张晓新一个激灵,刚才忙得到处奔走并没觉得冷,这会儿停下来,寒风轻易地刺穿了他湿透的后背。想来母亲已经在外一整天了,本来身体虚弱的她在这种天气迷路,不会出什么意外吧?

张晓新越想越着急,看着脚下汩汩流动的黑兮兮的河水,绝望像这片黑色一样吞没了他。

可母亲为什么要出门呢?已经嘱咐过不让她出去了呀。他回想着早上发生的一切,希望能找出什么蛛丝马迹。

可在他脑海中浮现出的是早上母亲那愧疚的表情和黯淡的目光,自己当时确实是言重了,事情过去了一天,愧疚感此时才后知后觉地自心底慢慢积蓄,并迅速席卷全身。

河中发出“咕咚”一声,将张晓新带回了现实,原来是几个顽皮的孩子在往河里丢石头。他看着河中泛起的涟漪,忽然想起妻子的嘱咐,“母亲不会……”

他疯了似的,沿着河流寻找。

黑夜中,一个单薄的身影,一边焦急地走着,一边呼喊着要寻找的人名字。

手机再次响起,是公安的朋友,说母亲找到了,在母校的传达室里。

他撒腿像个上学的少年一样向学校跑去,心中既有喜悦,又有些沉重。

朋友刚才说,有人报案,一个老太太来学校门口的商店买东西,可买完后忘记了回家的路,也不知道家人的电话号码,只说她的儿子在这里上学,她在这里等他放学就好,就这样等了一天。

张晓新赶到学校门口时,母亲正双手环抱在胸前,坐在传达室的门口,瑟瑟发抖。

传达室的大爷说,让她进屋暖和,她说怕在屋里儿子放学找不到她,坚持坐在门口。

张晓新走到母亲身边,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母亲身上。

母亲缓缓抬起头,看着张晓新,少顷,认出了他,高兴地一下站了起来。

张晓新看清了母亲怀中紧紧抱着的一个黑色的笔记本,忽然眼前模糊了,哽咽地说道:“妈,我们回家吧。”

 

后记:阿尔兹海默病(Alzheimer disease,AD),通常又叫老年痴呆,是最常见和最重要的脑变性疾病。在2006年北京大学精神卫生研究所的一篇论文中指出:“我国现有AD患病人数达350多万。”在西方国家中,AD是仅位于心脏病、癌症、脑血管病的第四位死亡原因,严重影响老年人的身心健康。(烟台社员于晟培


   
« 上一篇:寻找与皈依
» 下一篇:一幅新画卷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移动端 |  电脑端 
版权所有九三学社山东省委员会
建议使用IE9.0以上浏览器浏览 未经许可不得镜像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 鲁ICP备12026643号
您是本站第6134799位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