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员天地 » 九三文苑 » 我爱的山东
   
我爱的山东
  来源:本站原创   2019-03-13

我爱的山东,在太行山之东。高处,会当凌绝顶;低处,黄河入海流。

我爱的山东,在中原之东。泥土烧作黑陶;弓箭射向天空;冠带衣履天下;圣人层出不穷。

我爱的山东,山在仰望时让人顿生敬畏;水在流淌时让人珍惜时光;海在远眺时使人无限遐想;诗在传诵中令人心驰神往。

我爱的山东,膏壤千里,历经万年。

这里,有孔子向往的舞雩台的微风。这里,有苏轼把酒问青天的明月。这里,有李清照情窦初开的醉酒。这里,有辛弃疾金戈铁马的怒吼。

这里始终有人在坚守。靖难关键之役,靠残兵败将,在济南,铁铉一次次击退朱棣的野心;抗战危难时刻,在台儿庄,浴血奋战的国军,打击了日寇嚣张气焰。

这里留在青史上的,没有小桥流水式的优雅,只有大河大海般的悲壮。威海卫,北洋水师和一个王朝的沉没;沂蒙山,民心的火热成就了一个崭新的中国。

山东人,生具一身铁骨。你看那一鼓作气战长勺的曹刿;你看那自刎的田横和五百壮士;你看那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诸葛孔明;你看那用鸳鸯阵大破倭寇的戚继光……

你看那抗战时殉国的张自忠,以行动去践行誓言豪迈:我死则国生,我生则国死!

你看那用大刀在长城与日寇肉搏的赵登禹,临终前对流泪的卫兵说:“军人战死沙场原为本分,没什么可悲伤。北平城还有我的老母,你去对老人说,忠孝不能两全,儿子为国牺牲,也算对得起祖宗。”

山东人,从来一片肝胆。知其不可而为之的孔丘,用颠簸流离的一生去追求真理。舍生取义的孟子,用大丈夫的浩然之气,对君王说不:“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

以一人之力去阻止一场战争的墨翟,是山东人。为不使生灵涂炭,他和弟子们面目黎黑,赴火蹈刃。

辞官归乡并散尽家财的疏广和侄子疏受,是山东人。乡里人问他们,为何不把钱留给子孙,得到的回答是:贤而多财,则损其志;愚而多财,则益其过。

这是山东的好家风,也是山东人的家国情怀。

山东人,有呐喊着“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的陈汤。也有长叹着“兴百姓苦,亡百姓苦”的张养浩。

我爱的山东,有如此多可爱的山东人。他们热爱脚下的土地,热爱在这片土地上生活的人们。

我爱的山东,拥有丰富的味道。每座城,每个县,甚至每个乡村,都有让人恋恋不舍的美食。东边的海鲜,西边的小吃,北面的熟食,南面的孔府宴,还有中间的博山菜。莱州湾的梭子蟹肥甜,青岛的沥虾极鲜,黄河的鲤鱼厚香,蒙山的炒鸡辣脆,微山湖的小龙虾Q弹。烧烤风格各异,羊汤天下无双。

更有久负盛名的烟台苹果莱阳梨,肥城桃,沾化冬枣,潍坊萝卜,章丘大葱,金乡大蒜。

我爱的山东,瓜甜果美,蔬菜无以伦比。

我爱的山东,国花盛开在菏泽,啤酒花升腾在青岛。我最爱的,还是平原上春天的麦浪,丘陵里夏天的树荫,黄河口秋天的落叶,还有白雪皑皑的冬天,整个山东都是白色的。太美,美的平凡,平凡的让人感动。

我爱的山东是平凡的,一如山东人朴实的性格,处世低调,不事张扬。山东人朴实到骨子里,不会炒作,不擅钻营,不懂算计,宁肯自己吃亏,还念叨着吃亏是福。

山东人是豪爽的,对朋友毫不吝啬,亦见不了世间的难。当别人遇到困难的时候,山东人二话不说,慷慨相助。山东人怕别人说自己小气,做事必大气磅礴,有时在方式和细节上难免疏漏,但山东人觉得唯有如此,才对得住自己是山东人。

山东人是谦虚的,但决不是自卑。山东人是和气的,并非软弱。山东人安分守己,却不是固步自封。山东人甘于现状,绝非激情殆尽。

我爱的山东,不知从何时起,开始被人误解。有人说这里陋俗繁多,有人说这里封闭不化,甚至还有人将其归罪于圣贤,山东受了天大的委屈。

这几年的山东,确实开始落后,因为前进的速度慢了。这几年的山东,确实存在许多问题,因为体制僵化了。这几年的山东,确实难以让人骄傲,因为活力不足了。

山越高,阴影就越大。山东越是拥有大的经济体量,多的人口数量,就越难轻装上阵。

山东太难了,撼泰山易,改变山东难。

山东不可能成为商业底蕴深厚的广东,也不会成为互联网时代兴起的浙江。和江苏相比,山东也没有地理上的优势。但,山东可以成为更好的山东。

因为山东人的勤劳,勇敢,暂时落后的山东定会奋起直追。

在这个过程中,山东一定要挺住。

山东人可以说山东不好,却不能允许外人嘲讽山东。

人们最愿意嘲笑的,是在努力中的人。看着他们面红耳赤,咬牙切齿,艰难前行,且未抵达光明的终点,足以为自己找到懒惰的理由。

我也多次解释过山东人在酒文化上的讲究,只不过是为了让客人尽兴,主人拿出足够的诚意去陪而已。酒桌上的程序主要为烘托气氛,让一顿饭吃下来不至于尴尬。真正不能喝,或不愿喝的客人,没有人会强劝。至少这几年,我从未见过蛮不讲理的劝酒。相反,只要客人喝,主人酒量不好,也会坚持到底,没有只给客人添自己空杯的道理,也没有穿插歌舞接着只给客人按碗敬酒的恐怖,更不会让一堆人用车轮战和客人喝自己不穿插的狡猾,酒桌上,也只有山东人才会这么厚道。

在山东的一些农村,的确有给老人磕头拜年的习俗,我并不觉得这是必须要摒弃的传统,只是一种尊老的表达方式而已。

所谓女人不能上桌,或许只是在极少的地方。现在也多改成了走亲戚男女分桌,因为男人喝酒,时间长,且容易乱,女人以吃为主,和男人一桌反而不自在。

就这几个点,被翻来覆去的放大,不过如此。

至于快被传为笑柄的食生葱生蒜,做为一种地方口味,豆汁儿和臭豆腐也没啥优越感吧?山东人吃的磊落,都在桌面上,很少吃虫鼠猫蛇,也很少吃果子狸,穿山甲,娃娃鱼,正如山东人性格,不取奇巧,踏实做人。

也许,山东招黑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在外面难以掩饰的优秀。山东人成绩好,颜值高,毛病少,男人身强力壮,女子落落大方。怎么不让人羡慕嫉妒恨?

我爱的山东,爱的有些偏颇,爱的有些狭隘,可也只能如此,像孩子爱母亲,像公民爱祖国。

我爱的山东,我知道她的不足,有我的恨;我渴望她的飞翔,有我的梦。

我爱的山东,是我无法选择的家乡,我爱的山东,让我相信未来的地方。(魏新)

   
« 上一篇:做实事比空谈重要 ——致敬王选先生
» 下一篇:2019年节气民俗组诗(24首)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移动端 |  电脑端 
版权所有九三学社山东省委员会
建议使用IE9.0以上浏览器浏览 未经许可不得镜像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 鲁ICP备12026643号
您是本站第8489720位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