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员天地 » 撷秀拾才 » 基层小委员 履职大情怀
   
基层小委员 履职大情怀
  来源:本站原创   2019-03-13

我是一名基层机关的普通公务员,2002年很荣幸地成为一名章丘市的政协委员,并且一干就是四届。2017年,经组织推荐又当上了济南市的政协委员,成了名副其实的“双料委员”。虽然我不是省政协委员,但并没有妨碍我在省政协平台参政议政;虽然我不是全国政协委员,但社情民意信息同样以摆上中央领导的案头。这其中的故事如何,我又是如何做到的,不妨与各级政协委员分享。

我与高铁站的故事

情系省城700万市民特别是百万章丘市民的济青高铁将于2018年国庆节建成通车,作为全国第一条由地方控股并投资建设的高速铁路,济青高铁将纳入国家“四纵四横”快速铁路网,对山东省的新旧动能转换,特别是济南新旧动能转换先行区的意义可谓极其重大。但是,在济青高铁即将开工建设的两次环评报告中,作为省城东部门户的章丘却榜上无名。我将搜集到的信息、资料、建议在第一时间向时任章丘政协主席岳庆林作了汇报,书记、市长、政协主席研究我的材料后深感事态重大,不日便组成了市委市政府牵头的工作小组。经过时任市长刘天东等一班人的艰辛奔波,济青高铁章丘站才终于尘埃落定。事后,岳主席感慨颇多,称我是“向党委政府提出高铁建站的第一人”。

 “有了梧桐树不愁金凤凰”。可以说,章丘高铁站的落地,对于山大主校区、财经大学主校区、华侨城、明水古城等大项目、好项目的引进不无关系,对于加快省城空间“东拓”意义不同凡响。

接下来的故事依旧是围绕章丘高铁站而延续的。

2017年的济南市政协十四届一次全会期间,我提交了一件《关于保障山大主校区建设顺利推进和永续发展的建议》。山大的一位负责人研究提案后告诉我,山大的几个教授搞了一项调研,希望将目前建设中的济青高铁章丘北站更名为济南东站。我反复研读后认为建议的视角不宽、说理不透彻、分析不全面、论证不充分,在征求市政协、区委、区政府、区政协、建设单位、政协委员及部分市民的基础上,对站点更名的必要性、可行性进行了充分论证,先行向市政协提交了《关于命名、更名我市部分新建高铁站的建议》,希望将未正式命名的章丘北站命名为济南东站,原济南东站更名为大明湖站。市政协雷杰主席审阅后当即批转给了市委、市政府及省政协。其后形成的正式提案得到了四十一名委员的联名支持。此消息一经媒体报道,便引起了社会各界的热议和疯传。据官方证实,目前该建议已上报全国政协。

我与“政府请客企业买单”较真的故事

2016年1月1日,国家全面“二孩”政策正式施行,全国三十一个省份中的三十个省市区较劲似地急着赶着修订自己的政策。但是,几个省份新修订的计生条例依然沿用了“政府请客企业买单”的老套路,出现了计生部门与其他部门相互扯皮、生育女职工奖励假无法保障、独生子女父母信访、群访以及执法者无所适从的局面。其实,这些后果的发生早在我的预料之中,我也一直在用自己微弱的声音默默地进行着抗衡。在地方法规公开征求意见阶段,我就对立法起草部门提出警告:切勿混淆社会福利与企业福利的法律属性,不要在尚未落实资金支付途径的前提下随意释放政府善意而导致作茧自缚。但是,法规起草部门对我的意见没有引起必要的重视。因为任性,法规一经问世便被指漏洞百出;因为早产,条例便成了一具缺胳膊少腿的怪胎。比如某省的《条例》规定:“合法生育的,增加产假六十日,增加的产假视为出勤,工资照发。”又比如某省的《条例》规定:“独生子女父母为企业职工的,退休时由所在单位按照上一年度职工年平均工资的30%发给一次性养老补助。”为什么说这些规定是怪胎呢?因为合法生育的奖励假、独生子女父母一次性养老补助等福利待遇,明明是社会福利,却由企业承担支付责任,是典型的计划经济思维作祟,是赤裸裸的“政府请客、企业买单”。试想,如果让企业承担无限责任,企业倒闭了哪来的税收?机关事业人员的福利由财政买单,企业职工福利由企业自己买单,人为制造的“双轨制”岂不破坏了公平原则?

基于这样的认识,我向《条例》的修订起草部门再一次发出不同声音,得到了他们的理解和认同,并表示“及时提出立法计划”。为了避免“及时”变异成漫长的等待,我果敢地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交了《关于对个别省份〈人口和计划生育条例〉进行审查的建议》,四个月后收到的全国人大答复明确支持了我的观点,地方人大常委会也表示将尽快出台对《条例》的修改工作,争取尽早实现产假护理假的工资统一由生育保险基金支付,以及从根本上解决独生子女父母养老补助落实难的问题。

作为基层委员,怀着家国大情怀,积极履行职能,体会良多。我感到,无论担任哪一级政协委员,都要把胸怀天下贯穿于参政议政的始终,即所谓“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国事家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一是谋大事、敢担当。建言献策既然是为国为民,就要襟怀坦白、光明磊落、无私无畏、从善如流。正是怀有这样的责任,才发生了我与“政府请客企业买单”较真的故事。时隔一年,针对上海、辽宁、浙江等七个省份的计划生育条例中,关于取消计划外生育女职工医药费、生育保险待遇和产假期间工资待遇的规定,我又一次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交了《关于对上海等七省市〈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进行审查的建议》,希望通过全国人大法规备案审查调整法规规定。或许有人会问,其他省份的事情与你何干?我的回答是,作为政协委员,既要扫好自己门前雪,也要管管他人瓦上霜。

二是想大事,善论证。做到“人无我有、人有我新、人新我深、人深我独”。济青高铁章丘站的设立以及济南高铁站的命名之所以引起我的关注,是我时常关注中央和省市重大战略部署的结果。从2013年山东省委常委扩大会议原则通过的省会济南新的总体框架规划,到《山东省人民政府关于印发省会城市群经济圈发展规划的通知》《山东省城镇化发展纲要(2012-2020年)》,都会在我的具体履职中引起联想,这是把握改革发展主要导向的基础,只有遵循大的方向,才能与各级党委政府同心同德同向。想大事是胸怀,善论证是能力。如何让你的的建议得到决策者的认可,还需要掌握一定的论证能力。比如,就章丘北站命名为济南东站的建议中,我从站点的方位、城市框架、城市形象、城市规划、地名管理、实证借鉴等,共提出了六条充分的理由。否则,空谈重大意义、偏袒地方利益、不懂规范化推定、缺乏实证分析,既不会得到广大政协委员的支持,更不会赢得领导的赞许。

三是小切口,大文章。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对老百姓来说,他们身边每一件琐碎的小事,都是实实在在的大事,有的甚至还是急事、难事。”。因此,参政议政并非贪大求全、面面俱到。对于事关百姓过日子的大事、难事,小切口照样可以做成大文章,小题大做更见功力。2014年,针对企业职工患病得不到基本保障,而有的职工却常年“泡病号”“吃空饷”的矛盾,我提出了《制定职工病假和医疗期管理办法的建议》,被《山东报中办信息》采用。2011年,我发现国家统计局对劳动年龄的统计是按照15周岁起算的,虽然与法定年龄仅一岁之差,但其后果和影响却不容小觑,于是,我通过“社情民意直通车”提出了《关于国家统计局修订人口统计指标和计算方法的建议》,被中共中央统战部《零讯》采用,摆上了中央领导的案头。

担任政协委员15年,我恪尽职守、履职尽责,提交的市、区两级提案58件立案,反映社情民意信息120多件,完成中央、省、市参政议政课题8件。尽管基层政协委员的头衔不大、职位不高,但是,只要胸怀天下、无私无畏,便会升腾出一股谋事、干事的大动能,成就一番参政议政的大业绩。(吴春明)

   
« 上一篇:生以啜芳华,行而沐春光——记济南九三学社社员李晓农村多维度精准扶贫事迹
» 下一篇:敬畏历史,努力工作——老建筑,让我实现梦想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移动端 |  电脑端 
版权所有九三学社山东省委员会
建议使用IE9.0以上浏览器浏览 未经许可不得镜像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 鲁ICP备12026643号
您是本站第8489274位客人